“宪法与监察法是母法和子法的关系,宪法中关于监察委员会的表述,应该成为总章程,而监察法是一个细化的子章程。”杨小军强调,赋予监察委员会宪法地位,也理顺了法律间的逻辑关系。

周鸿祎:我觉得过了40岁,中国有很多人,他的思维就比较停滞了,特别是如果再做过一些成功的事,可能有的人就更加地志得意满,可能经验主义就会占主流,但是实际上,今天互联网变化很快,连马云、马化腾都战战兢兢的,都不断地学习,这个竞争压力还是很大的,因为人要不断地进化。但是,不是所有的人到了40岁、50岁还能继续进化、持续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