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1分11选5护肤 > 列表

第262章:不许偷听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5:02:55      来源:

畔之右眼皮一跳,暗说要糟,暗示太明显了,那什么……就不能来个半夜爬墙什么的?宫内眼目众多,她要这模样跟人接头什么,会不会被抓那什么?很显然,这奇葩师兄在她心底留下的阴影太大,已明显患上焦虑症了。

“咳咳,听闻顾小姐精通仵作之术,又通音律擅歌曲,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呢,与离王可真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”

憋了好久的贺烈终于说了这么一大段话,怒刷了下存在感,好歹他也是北岐王,连个露脸的机会都不给,直接差评!

“呵呵……我……我腹痛,先……先下去休息下,你们继续。”畔之以淡定而以有些蹩脚的理由让其尴尬了一下,贺烈那粗矿的眉头跳了一下,难道真的因为他长的不俊俏,所以连说句话都被嫌弃了?这真的是个看脸的世界啊……

畔之对夏景容示意了一下,手捂在腹部之处起身,夏景容何等人物?怎会看不出她这等拙劣的掩饰?该不会真的去找那苏小白脸去了?对面的楼浮沉呵呵两声,笑道:“离王,大丈夫这心思怎的在女人身上呢?不如你我多喝几杯,你也好尽地主之谊啊。”

他这明晃晃的就是要灌酒的节奏了,这……岳父大人的吩咐他敢不从么,暗骂了他一声老狐狸之后,面色不显的与之对仗起来,只是这楼浮沉一遍喝酒,还一边挖暗坑,总之他被灌了几杯酒,整个场子也热了起来,丝竹声渐起,好不喧闹!

那什么,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什么的,就她这身份还得避讳着些,这边一脚才踏出那内殿之后,一拐角直接就被人拽入旮旯里了,流光与墨香是跟在后面的,心下一惊,想也不想同时一掠而上,却听见畔之道:“住手,退于二十步之外,不许偷听。”

畔之甚少有如此严肃的时候,两人身子一滞,朝后退了二十步之外,却依旧严阵以待,毕竟那与畔之相对而立的人是西晋国太子苏凉阶!话说,小姐何时与之相近的?

“我说,小师妹这么久没见,你看到我都不激动?看到这张与你师兄这么相像的脸,竟如此冷淡,实在太让我伤心了。”

“你怎么认出我来的?这张面皮可不是我原来那张脸了。”

她指着她那张脸,妆容装饰之下,雍容华贵,媚意似水,她前世的那张脸也不差,却比不上这一张,也丝毫不像,也不知他怎么看出来的?

“因为……这身子的记忆在,你那一手解剖验尸的手段是我教的,怎会认不出来?你被……那人杀后,我已将之碎尸喂了野狗,奈何那天下雨,我这脚一滑,人就穿了,一醒来就变成什么什么西晋太子,哦,对了,这人残魂还在,时不时会跟我争夺身子占用权,他貌似一心想杀那个叫夏景容的来着,听说那人就快是你夫婿了?”

这么一大段话,畔之听完之后,脑子有点懵,半响之后才道:“你摔一跤就穿了?哦,对了,这不是重点,你把那连环杀人犯给尸解了?”

畔之整个人风中凌乱了,尸解什么的……乃是天才法医诶,做出这样有悖于职业道德的事情,太……特么正常了,她就说这人表面上是法医,实则内心比连环杀人凶手还要凶残,一脑补那个画面……呵呵。

“是啊,小师妹怎的等不及师兄就要嫁了呢?要不要逃婚?怎么说师兄也是西晋国的太子,拐带你走是绝对不成问题的,所以,小师妹,跟师兄私奔吧!”这轻薄的话完全不带考虑的,畔之连白眼都不翻了,天知道,就因他的轻薄,她被多少女人画个圈圈诅咒,私奔什么的……呵呵,师兄,你还是跟尸体做伴比较好。

“你做梦!”伴随着那一声厉喝,几枚骨钉直袭他而去!畔之心咯噔一跳,貌似……奇葩师兄不会武功来着,只是一个念头的功夫,眼前这人身子一偏躲过了,只是他躲的时候,却并拉着她,最重要的是!他现在看她的目光复杂又阴冷,特么又是个精神分裂的,最重要的是……什么时候变身也通知一声啊,不然这厮直接下黑手对付她怎么办?

“呵呵,三皇子殿下这是何意?”苏凉阶冷声道,那模样可不就活脱脱的那……苏凉阶么……畔之下意识的想要远离她一些了,只是她一动,他反而伸手拉住了她的袖子,冷笑道:“小师妹……怎的这么急着走?”

卧戳,那小师妹从你嘴里说来惊悚味十足好么,你们两个精神分裂者慢慢玩,姐胆子小,真的不奉陪啊。

畔之使劲的想要扯回自己的袖子,夏辰煦手指一动,又几枚骨钉滑出,直袭苏谅阶而去,他便只好撒手,畔之终于救回了袖子,果断的朝夏辰煦奔去,目前这种情况,投奔他比较合适,只是……师兄啊,你既身负奇葩之名,这简直就是被压制了啊,乃若不雄起,一定会被减戏份的,一定会的!

以苏凉阶的身手,躲过那几枚骨钉之后,神色之间尽是狠戾,夏辰煦还待要动手,畔之对她摇饿了摇头,这地并不算偏,若这动手之事传了出去,岂不是会生出更多的事端?

而那苏凉阶眼色变了几变之后,嘴角骤然上扬,整个人冷冽的气息忽而变的漫不经心了起来,畔之对她师兄如何熟悉?这又是变身回来的节奏了?能不能有个预兆啊,这情节展开的简直就玄幻片了!

“又一情人?小师妹艳福不浅啊,真叫师兄伤心,怎的一个没看过,什么牛鬼蛇神都盯上了呢?”他啧啧出声,姿态潇洒从容,与之前的阴冷有了极大的变化,说出的话也意味不明的很,夏辰煦眼一冷,朝畔之看了看,沉声道:“他叫你小师妹?”

呃……畔之哑然了,话说她之前还曾跟他相看两生厌来着,总共算来也没见过几次面,他又是敌国太子,这身份敏而又尴尬,要她怎么解释这什么师兄师妹的关系还真难,畔之憋的沉默了……

苏凉阶见她如此,笑的跟只偷腥的狐狸,看到小师妹吃瘪生气什么的最有趣了,只是……怎的刚找到,就要成为别人家的媳妇呢,好心塞啊好心塞。

“蠢货,看中了就抢回去,尤其是夏景容的女人,想必滋味极好。”脑中想起那‘苏凉阶’声音,听起来极为阴冷不甘,他冷然一笑,与之交流道:“蠢货?你要知道被压制的人是你,若非你还有点身手,危险的时候能利用一番,你以为你还能出来?还有收起你的龌龊心思,若敢对我家小师妹有任何企图,呵呵……你该明白什么叫做尸解与凌迟吧。”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